新聞中心news center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2015.12.25

碧桂园森林城市:新加坡旁 绿色智慧之城

来源:经济观察报    浏览量:4925

2015年最后一个月,碧桂园地产集团发布了其海外战略的最高代表作——森林城市项目。

森林城市位于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与新加坡仅一桥之隔,距离新加坡CBD约35公里。森林城市定位为“全球未来绿色智慧城市的典范”,预计总投资2500亿元,倾碧桂园集团之力全力打造。

该项目的设计出自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对于“城市”的梦想蓝图:绿色、智慧、可持续发展。他甚至希望,森林城市在未来可成为城市建造的榜样。

而依斯干达特区本身,也是马来西亚政府的一个雄心计划。依斯干达区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据了解,因深感该地区无法与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上进行竞争,马来西亚政府于2006年推出了“依斯干达计划”,投巨资在柔佛州建造一个面积达2217平方公里的经济特区。通过大力发展金融、IT、创意媒体等高附加值产业,将柔佛州打造成受全球瞩目的新型经济特区。

当碧桂园遇上依斯干达特区,双方深度合作的森林城市项目除了享受特区一切优惠政策之外,还正在申请自贸区、落地免签、免税区等特别政策。当前第一批优惠政策已经获得马来西亚联邦政府的批准,其中包括众多税收优惠减免条款。森林城市即将成为“特区中的特区”。

森林城市并不是普通的居住社区。在其规划中,已明确提出要承接新加坡部分产业的外溢和转移,也通过与中国国内优秀企业合作,把优质的产业资源、经济资源和人才资源带到依斯干达。在不久的将来,位于东盟两大最活跃经济体——新马之间的森林城市,将成为吸引亚洲,乃至世界各地活跃经济要素的梦想之城。

碧桂园用森林城市项目诠释了其对于未来人居环境和新型城市运营的探索。而与之合作的马来西亚当地政商机构,均表示赞赏碧桂园的效率与理念,且愿意与这样的企业携手合作其它国家与地区的项目。可以预见,森林城市只是国内地产企业与国外地方政府合作打造跨国经济基地的开端,未来还有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杨国强的梦想之城

碧桂园森林城市位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中间,是全球公认的著名宜居地带,其项目由四个岛屿组成,总占地约14 平方公里,几近半个澳门大小。

为了让每一位居住者生活在绿色的自然里,享受美好的生活环境,森林城市在交通规划上采用分层立体交通设计,将汽车导入地下,地面留给市民。其建筑采用垂直绿化设计,建筑物长满植物,使建筑本身成为净化空气、降低噪音和热岛效应的绿色屏障。

此外,森林城市在规划设计中引入“海绵城市”的设计概念,在考虑当地的气候特征后,通过大量的绿地和生态系统的设计,预防洪涝灾害,达到居民生活、城市发展以及气候生态三方面的平衡。

森林城市的规划设计由碧桂园邀请全球著名设计事务所SASAKI公司操刀。SASAKI的建筑与环境规划设计专家魏主凯介绍:“森林城市大面积的平台为雨水保留了通道,城市地下的土地就像巨大的吸水海绵保证雨水在城市内的健康循环。城市中的绿地和植被可有效减缓雨水在地表面的冲刷速度,预防洪涝灾害。”

森林城市的设计理念如此超前,其实是出于碧桂园董事会主席杨国强的梦想蓝图。

到过碧桂园总部的人都会知道,该总部有一个名为“梦想走廊”的入口。其整体设计犹如一座小森林,古榕垂根,流水潺潺,鸟语啾啾,小鹿朝圣,让人步入其中,仿佛在诗画中穿行。

生于广东顺德的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是一个乡土情结很浓的人,尽管公司早在香港上市,并在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海外地区开发多个项目,成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但他却一直坚持,把公司总部留在生他养他的北滘小镇。

杨国强有着深厚的田园牧歌式生活的情结。他表示对目前车辆威胁行人安全、交通拥堵、污染不断的城市十分失望,也因此多次充满期待地描绘他梦想中的城市。“我有一个梦想,能有一座城市,那里的生活非常安全,没有车辆在地面穿行,建筑外墙都长满植物,到处都是公园,大家在那里可以晒太阳、跑步、游泳……”

在积累了海内外23年的开发经验并形成自己独特的开发理念后,终于有机会在新加坡侧,打造其心中的未来绿色之城,并将其命名为“森林城市”。

森林城市并不单纯是漂亮的生活区,实际上,杨国强和他的碧桂园是要在此真正实现“城”的计划。据了解,总体投资2500亿的森林城市,计划打造成为一座智慧生态之城,规划了外企驻地、金融特区、创新天堂、旅游胜地、教育名城、养生乐园、会展中心、电商基地等八大产业聚集地。

碧桂园森林城市的规划中,明确提出要承接新加坡部分产业的外溢和转移。为此,可通过填海造地,架设新马贸易升温的重要桥梁,引爆新马“特区”又一波投资潮涌。

由此可见,森林城市不但希望实现人们的居住理想,还希望成为完整一体的产城融合范本。

正如马来西亚驻华大使扎伊努丁·宾·叶海亚所说:“我认为该项目以产城为依托,吸引国内外企业到伊斯干达特区进行投资。我相信森林城市将成为提升生活品质、教育水平和医疗健康水平的重要基地,也会成为电子商务的平台。对于马来西亚和周边的国家而言,项目影响巨大。项目将会为我们创造经济实惠和就业的机会,当地的社区也会因此受惠。”

“在迪拜他们可以通过填海建一座城市。而碧桂园也可以在距离新加坡只有2海里的海上,建造一座森林城市。”杨国强说,他希望森林城市“未来可以成为城市建造的榜样”。

杨国强表示,这将是他“有生以来呈现给世人的最好的一座城市,是一座理想中的未来之城”。

借势“第二家园”

打造低成本移居留学天堂

碧桂园森林城市所在地是一个怎样的区域?

森林城市位于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按照马来西亚政府的规划,该特区将在未来五至七年内,被打造成全马首个智慧城,重点发展经济和环境平衡,使依斯干达特区不只成为商业及旅游景点,也成为一座适合居住和工作的国际大都会。在马政府推动下,社会资源也相应有更多倾斜。

依斯干达特区成立于2006年,是连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经济纽带。目前为止,特区吸引的投资总额达到了1850亿马币,远远超出了项目当时的规划,未来商业前景无限。

医疗方面,马来西亚政府要把依斯干达特区打造成医疗旅游中心,定下于2016年,特区内将有至少25家政府及私立医院的目标,以吸引邻近国家人士到柔佛州寻求医疗服务。

教育方面,依斯干达教育城(Iskandar Edu City)是马来西亚最重要的发展教育项目之一。定位在亚洲吸收6亿东盟人口,成为380万亚洲人口及马来西亚学生的战略教育枢纽。目前已有超过100多个国家的学生选择在这里留学。

第二家园政策的优势也是多方面的。首先,存款人民币25万起,即可申请马来西亚第二家园移居政策,一人申请,全家可获大马10年居住权。同时,根据“第二家园”计划,子女可就读当地学校,并获取国际教育资历。加入该计划后,不管是父母陪读还是出国探亲及假期团聚等都变得十分方便。这不但适合中国人子女教育的需要,也为家长们创造了一个投资、拓展生意的机会良机,也为安排子女今后的工作就业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和条件。

除了第二家园的创业免税政策及更多的亚太商业机遇,碧桂园森林城市也积极向马政府争取更多优惠政策。目前马来西亚首相已批准部分建筑租售收入免税,投资项目管理、服务免税,商业活动收入免税等政策,使森林城市成为既宜居住又宜商业投资的商住天堂。

依斯干达特区隶属于马来西亚新山市,与新加坡隔海相望。新山同时是20万工作于新加坡而居住于马来西亚人群的主要居住地。

于是,位于此处的新马大桥,每天都会上演无数往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的“双城记”。每日华灯初上之时,都会有数万人从新加坡驾车、骑摩托返回马来西亚的家,浩浩荡荡地排队数公里路,井然有序地通过边检。从傍晚下班时间至夜晚12点,新马大桥始终车水马龙,蔚为大观。次日清晨的上班时间,如此场景会从新马大桥的另一方向重演。

据介绍,新加坡与新山之间不仅距离近、设施联通,个人往来成本仅约20元新币。除了新马大桥,新加坡与吉隆坡之间的直达高铁也在抓紧规划建设,未来的互联互通将更为便利。与此同时,碧桂园正在向新山政府申请建设直达森林城市的新马大桥二号,从新加坡驾车过境至森林城市,将来仅需40分钟左右。

尽管有很多人将依斯干达的发展模式类比成中国的深圳-香港,但依斯干达特区发展署Engku Ahmad Kamel表示,依斯干达与当年刚建成的深圳特区还是有所不同。“无论是马来西亚还是依斯干达都已不再是低廉劳工成本的经济。因此,我们无法采用与深圳相同的经济增长战略。”Engku Ahmad  Kamel 说:“然而,依斯干达仍有很多处可吸引潜力投资者。我们不断地投入资本发展、完善优质的基础设施。我们也有稳定的政治系统。另外,依斯干达位置得天独厚,处在东盟中心,就在新加坡(一个全球金融中心)旁。相较于新加坡高成本的经商环境,我们可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

Engku Ahmad Kamel称,近几年来,他们尤其发现中国发展商的浓厚投资兴趣。“这些中国企业的进驻的确刺激了本地经济。中国企业大规模且快速的建设手法被‘移植’到马来西亚依斯干达,通过创造就业机会及制造对于货物和服务的需求,为当地人的生活带来新的生机。长期而言,这些投资将会进一步提升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的财富。”Engku Ahmad Kamel说。

依斯干达特区受特殊政策和地缘经济支撑。而位于此的森林城市,预计可成为对岸的新加坡、乃至亚洲其它国家的投资置业人士,提供一片财富保值增值的热土。

此外,森林城市项目由填海而来,从区位上看,该项目除了享受了依斯干达特区的发展政策及新加坡经济的溢出效应,还坐拥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森林城市的合作方、柔佛人民基建集团董事Datuk MD Othman Yusuf介绍,森林城市的水质甚良好,远超越依斯干达区域其他部位的水质。“良好水质有助于打造一个优美的居住环境,也能促进旅游业。除此之外,森林城市内外皆享有一个纯净的自然环境。四个岛屿环绕着海草,岛外有闻名的湿地公园和红树林沼泽。”

在Datuk MD Othman Yusuf眼中,森林城市不逊色于世界上知名的城市。“以迪拜为例,它10 - 15 年前初步发展时确实有不少评论家对它的前景不乐观。当时提到的顾虑点包括恶劣的天气(炎热、干燥)及不适的周围环境(沙漠地带)。不过,尽管迪拜发展过程遇到一些挫折,可是它仍然是个成功的典例。”

Datuk MD Othman Yusuf 续城:“若迪拜和阿联酋当局和发展商们能达到这么耀眼的业绩,同样条件下我们是有实力做得一样好甚至更加好。此外,森林城市被赋予了比迪拜更有利的地理位置,即是天气良好和靠近身为东南亚商业及金融中心的新加坡。”Datuk MD Othman Yusuf说。

携手造梦

对于森林城市,Engku Ahmad Kamel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我们非常欢迎具有如此雄心的项目入驻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的西部。”

其表示,森林城市将是个可持续的生态城市,可吸引对区域有增值效益的经济活动,同时也具备最先进的科技,因此备受期待。这也将会是区域内最突出的项目。“我们密切留意森林城市的规划,至今来看完全符合政府制定的方针。”Engku Ahmad Kamel说。

事实上,马来西亚本来就非常欢迎来自于中国的战略投资,尤其是来自于广东的战略投资。去年广东和马来西亚的贸易总额达到了250亿美元,占到2014年中马双边贸易总额的1/4。马政府热切的希望,中马之间紧密的合作关系,随着《马六甲与广东友好合作备忘录》的签署而增强。

具体到森林城市项目,如果说2013年碧桂园在依斯干达建造的首个项目金海湾,是中国民营房地产企业在马来西亚首次复制国内的开发模式,如今的森林城市则是企业于马来西亚的“二次出海”,而且是全方位参与当地的产业建设,要造一座智慧生态之城。

碧桂园集团总裁莫斌透露,森林城市的建设过程中,会与麦肯锡、华为等等企业合作。换句话说,森林城市可以成为企业和产业的载体,不但实现碧桂园自身的出海,也带领国内优秀企业落地马来西亚。

中国向来是站在国家发展的角度提出外交战略的,因此有了“一带一路”,也有了亚洲投资银行。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赵静表示:“在中国推进‘一带一路’、鼓励产能合作的大背景之下,碧桂园在‘一带一路’的要冲之地马来西亚打造了集生态智慧一体的森林城市,树立未来城市的榜样,意义是深远的。我认为这不仅仅是打造具有一座榜样意义的城市,同时也给国内的资本输出创造了载体,树立了国际产能合作的榜样。”

亚太交流与合作基金会执行副主席肖武男则认为,碧桂园作为民营企业,参与到这样的项目,实际上有其相应的优势。如果森林城市项目能够成功在伊斯干达特区实施,会为该区域的繁荣发展带来新的动力,从而为区域的繁荣稳定、和平发展产生积极的作用。

碧桂园集团上下为此重磅项目全身心付出。莫斌形容,森林城市是碧桂园7万多名员工共同的伟大梦想,是中国民营地产企业走出海外的经典之作,也是中国梦在海外践行的经典之作。森林城市将是投资的乐土,理想的家园。“碧桂园把森林城市作为头号项目,会倾全集团之力,打造出未来城市的榜样。”

回顾碧桂园的发展历程,杨国强感叹自己从1984年白手起家,“感谢社会,才有了我的今天”。杨国强说,从前碧桂园为国家的新型城镇化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但他总想着能够贡献给世人一个更好的作品,近年来,国家又提出建设“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众多中国企业纷纷走出去,碧桂园积极响应国家的倡议,已先后在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投资布局发展。

这就是碧桂园打造森林城市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目前,森林城市一期展示区已经主体结构封顶。全城建筑垂直绿化,就像生活在森林里一般,同时交通分层立体部署,十几平方公里的地面一辆车都没有,生活在这里每天就像逛公园一般,特别是老人、小孩和孕妇非常地安全。除此之外,森林城市还采用云计算技术搭建智慧城市体系,全岛屿封闭式管理,配备多重安保系统,每个居民、每栋建筑都有一个独立的ID身份认证,科技感十足,生活十分便利。

碧桂园集团副总裁黄宇奘介绍,为将森林城市打造成生态、智慧、开放、活力、可持续的理想之城,碧桂园汇集全球500名设计精英,结合各种创新的建筑设计手法,通过对当地气候风化等的研究,采用相适应的建筑技术及材料,并形成独特的建筑形态及风格。

而参与打造代表着最高人居理想的森林城市,碧桂园的设计师们称:“做出这个项目,人生无憾。”

当前,世界经济正在经历深刻调整。在科技浪潮和金融浪潮的席卷下,各国都感觉到与传统经济模式的撕裂感,从而纷纷试水探求新的经济模式。在此背景下,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希望顺应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潮流,致力于在沿线国家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试图找到合作共赢的新经济的道路。

而碧桂园与马来西亚当地的深入合作融合,则是这个开放、融合、包容模式的最好注解。

柔佛人民基建集团董事Datuk MD Othman Yusuf亲历与碧桂园合作的整个过程。他说:“我很乐意与中国发展商合作。我很欣赏中国员工的工作态度。此外,中国发展商对产品质量的关注也是令人敬佩的。”